fhgg

罗素访问后日谈:复联4盾冬结局基本可以成立

我好了

彌生树:

写在之前


这篇并不是一篇洗脑文,更不是想劝大家苦中作乐在复联4的刀锋舔糖。我只是想将我对复联4的队长结局的吐槽向理解,结合罗素最近的访问,分享给大家。任何意见欢迎讨论!


(感谢  @吾命stucky 为本文提供分析大纲和收集资料。其实我说妹子你完全可以自己写啊 QAQ,你让我写我压力好大啊!)


 


复联4上映后罗素的访问


首先上链接


【贵圈|为什么是“TA”来了结一切?“TA”还有没有“回归”的可能?《复联4》里最想知道的17个问题,我们问了导演罗素兄弟】


这篇完整的访问相信已经很多姐妹们看过了,访问很多亮点,但是最重要的两点有两个:


1. 罗素实名回避有关盾佩的问题;


2. 罗素称呼与队长共度一生的人是“挚爱”,绝口不提佩吉。


 


先说1吧,有人可能觉得我是在YY,人家说一句话你就乱扣帽子!当然不是,先看问题和答案:



这个问题其实是一个能帮盾佩的时间线圆过来的问题,说穿了就是给罗素一个机会把盾佩的时间线的BUG给圆过来。但是罗素丝毫不领情地说我回答不上来。EXECUSE ME?? 你不是导演吗?你回答不上来谁回答得上来?难道这个结局不是你拍的吗?哦,说是另一个时空的故事你回答不上来?但是你之后的关于平行空间的问题你回答得很好嘛!




            


所以您老根本不是不知道另一个时空的事啊?


甚至连【猜测】一下实际情况是什么样都不愿意猜测哦!大家可以看看罗素在同一个访问里如果没有实锤的东西,他就会猜测哦!



 




要注意的是这是在整篇访问中罗素【唯一】直接拒绝回答的问题,连做个猜测都不愿意做,对盾佩这个CP满满的嫌弃简直要溢出荧幕啊!我们仔细想想,如果盾佩真的是结局,罗素是不是简简单单回答一句:“队长回去了佩结婚之前。”不就行了?? 这里难道不让人怀疑,他其实根本想阻止盾佩【合理化】吗?? 简直就是“你们认为是1970年就继续认为好了!1970年佩都结婚了,盾根本没可能了!以后别再问我盾佩,再问就是平行空间无法回答!”


唱机里播着40年代的歌,门外停着40年代的车,罗素就是梗着脖子说:我不知道是哪年的!!你咬我啊!!


再看2吧,罗素在访问中再次回避承认盾佩的结局。在说到队长的选择时,他直接用了“挚爱的人”(loved one) 来代替,别说没有提佩的名字,连挚爱的人这个词连【性别】都看不出来!



 大家试想一下,如果盾佩是【官方认可】的结局,为什么不直接说队长选择和佩去度过一生?为什么男主的妻子连姓名都不配拥有???我们可以比较之前罗素在队3时候的采访,他说队长选择巴基,非常明确的,不需要用任何词语去掩饰他的真正用意。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复联4刻意回避承认佩吉是队长的妻子了。电影的最末,猎鹰问队长的:你想谈谈她吗?(Do you want to talk about her?) 队长直接来了一句:不,我想我不会。 (No, I don't think I will)。这在英文中差不多是 不回答,以后你也别问这个意思。如果他的老婆是佩吉,他为什么要用一个坚决拒绝的态度去回答猎鹰?猎鹰是他在现代社会的第一个好朋友,而且为了他赴汤蹈火被打得浑身是伤还要最后被通缉。这样的好朋友,许久不见,问一下你老婆怎么样,你直接一句就是拒绝回答?什么意思呢?你考虑过阿毛的感受吗??



也许你会说,队长不说名字是为了给电影留悬念。好的,如果电影在这句话之后就结束,那我也承认是为了留悬念。但是你特么下一秒就盾佩一起跳舞了!你这是留悬念吗??完全是画蛇添足啊!何况队长有什么理由要不承认他的对象是佩呢?你们两个的历史全美国都知道啊,对着自己的挚友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唯一的结论就是,队长的对象真的不是佩。甚至不是“她”。


这也是第二次把队长戒指的对象的【性别模糊化】。第一次:"她 (her)", 不回答以后也别问,第二次,“挚爱 (loved one)”,没有性别。还能说什么呢?


我们不要忘记,接受这个访问的是罗素,我们要从罗素的角度去看,罗素认为队长的"挚爱(loved one)”到底是谁


我想答案其实很清楚了。罗素一直认为队长的挚爱是巴基。更不用说他们在美国队长象征的盾牌上的经典签名:we ship stucky (比心)




 
 


罗素真的不止一次直接间接表现出他认为盾冬之间的是爱哦!


而且讲真,人比人真是气死人。罗素谈盾佩的时候就是:别问,再问就是平行空间无法回答。罗素谈盾冬的时候就是:他们的关系是爱情故事,他们一起长大,他们是兄弟,巴基是史蒂夫拥有的一切。一个嫌弃回避,一个正面承认还隐隐有滔滔不绝马上要给你安利之势。你觉得罗素口中的挚爱会是谁?这真是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已经不是暗示了,罗素就差没有说出巴基两个字而已!你们还get不到吗???


电影中的其他盾冬暗示


由于漫威高层和迪士尼的崆峒绝症日益严重,罗素被勒令一定要拍BG的结局,罗素很生气,于是就在影片中各种夹带私货,跳舞时队长脸上的三条巨大的彩虹和用盾冬的歌这些有很多太太已经说过了,我就不细说了。我只说说罗素自己扮演一个GAY的那一段。


那一段其实非常耐人寻味,仔细想想,队长说的话和做得事情非常非常非常不合理。当时那个互助会是去分享在灭霸灾难中有亲友丧生的人,只有队长非常诡异的说起他在1945年遇到【一生所爱】然后就被冰封了。表面上看好像在说佩吉,但是佩吉是一个在2012年90岁【寿终正寝】的人啊!你需要去互助会分享一个90岁寿终正寝的人吗?你不怕被其他家人被化灰的人给打出去??你不是来互助你是来蹭热度的吧?更何况,队长你真的放不下佩吉吗?佩吉死后你好像马上跟她侄女舌吻了哟?你放不下??我看看你在佩死后几年都干了些什么:满世界跑,打击罪恶,还学会了用智能手机和跟巴基玩skype,你特么说你放不下佩吉?? 佩吉死了4年了中间没看过你出半点情绪问题,怎么巴基死了你就要去互助会了?非常显然的,如果队长在这里的【一生所爱】指的是佩吉就会变得非常奇怪且不合理,但是如果是指巴基(或猎鹰)的话就是非常自然和合情合理(巴基1945年掉火车,他才明白巴基是他的一生所爱)。最绝的是罗素还怕你get不到他的暗示,还要亲身上场去扮演一个GAY,坐在队长旁边,说自己的男朋友化灰了,让你不可避免地往盾失去冬那方面想 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成猪头)




盾佩结局在平行时空一样多BUG


就算导演说队长去了平行时空,但是盾佩结局也一样不可行。首先队长的人设就无法解释了,他明知道佩吉以后会结婚生子,幸福一生活到90岁,他为什么会这么有勇气去插足别人的生活?他怎么这么肯定他会做得比卡特的丈夫要好?这已经不是一个英雄想成为平凡人的故事了,这已经是一个英雄想成为小三的故事了!!!其次,队长曾经和自己亲侄女接吻这个道德性问题怎么解决??最后,罗素说了,这个时间线有两个美国队长(一个可能还在冰封),佩吉如果真是你的一生所爱,你就这么自私抢另一个你的一生所爱啊?要知道另一个你和佩才是同一个时空的哦!又是一个人设全崩的结局。




罗素回答中盾冬线的设想


罗素回答说这是在平行宇宙发生的事情,平行宇宙发生的事情不会影响原本的宇宙,队长选择跟他的挚爱的人(默认是巴基,因为这句话是罗素说的)共度余生,然后再过程中他们会帮助其他人,比如霍爹,提早摧毁九头蛇等。罗素还说了当时的时间线会有两个美国队长。所以队长和巴基应该是结了婚,一起生活变老,最后把冰封的自己给找到,最后传回原本的宇宙,把年轻的队长交给原本宇宙的巴基,自己再回平行世界找跟他一样老的巴基(其实就是换妻两个空间的队长交换了)。这种方法不适用与盾佩线,因为主宇宙的佩已经死了,如果他们一生所爱是佩的话,他无法还一个一生所爱给平行宇宙的自己。


(再次证明盾冬线是完美的!没有任何瑕疵的!)


 


写在最后


以上虽然都是我个人的推论,但是至少是根据官方的电影和相关资料所做的合理猜测。我不认为我是YY过度,同人本来就是建立在原著基础上的YY,如果姑娘们一定要期望官方或者导演能肯定我们的YY,就真的是想太多了。只要我们不是拉郎,不是在没有根据的情况下扭曲事实,圈地自萌已经够了!不是官方的认可才算吃糖,在现在的主流BG商业社会下,罗素能做到这样已经是够多的了。无脑YY屎中抠糖是很可悲,但是我们更加不应该在有各种证据的支持下,还悲观地盲目地认为我们的CP是BE了。如果只有结局上的漏洞,或者只有影片中的暗示,或者只有导演的访谈,可以说是我们在YY,但是当这些情况都一起出现的时候,其实是不是告诉我们这一切并不是巧合?而是事实真如我们所想的一样:盾冬结局其实才是真正的结局?


说到底,我最大的底气是我相信拍了队2队3的罗素长时间以来对盾冬表现出来的那种热情和热爱,他们是导演不是明星,没必要做粉服。而且同人文化(特别如果只算盾冬一支),真的是非常小众的(看妇联4的票房就知道了,结局把盾冬搞成这样都没有影响)。导演刻意去讨好盾冬粉真没必要(甚至你太讨好CP粉会被更多数的正常粉反感)。


希望大家对复联4的结局尽量保持一个乐观的态度,大家圈内玩得开心就好了!如果可以,请不要对A4的队长抱有抵触的态度,不要去恶意丑化他,连导演都身不由己,何况一个角色?


 无论电影表面上拍出来效果是否误导,我们要自信地跟着导演走! 导演心目中队长是跟挚爱的人巴基共度一生的,所以复联4盾冬结局是成立的!!


 

如果可以,我不想谈恋爱

一年了,还是好喜欢魔法师啊,永远的宝藏🍒🧙‍♂️

有没有谁跟我的想法一样啊,就是已经不认为自己算是在磕cp了,而是已经认定他们就是爱情,并且默默地见证这场浪漫而真挚的恋爱。

(说默默是因为我已经被他俩搞得无比佛系,心如止水了,除非他俩哪天突然公开我还能再疯一把)

而且!由于我第一次这么真情实感的磕cp就磕到一对真的,导致我磕cp的水准垂直上升,特别是生理性厌恶人工糖精🤮所以!我怕是很难再磕到cp了😭

北齐国都

范闲看着一生傲骨铮铮的沈重为了自己的妹妹跪在他面前时,眼睛不由得也有点湿润。然而,更令他震惊的是沈重刚才说的一个名字—二皇子!在反应了好一会后,范闲脑中顿时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往事的种种纷至沓来般印入眼帘,让他明白了京都遇袭以及滕梓荆为护他而死的真相。

范闲突然记忆起了滕梓荆刚死后不久,范闲那时还是伤心不已,二皇子特意让谢必安递上请帖邀请范闲去自己的花船坐坐。虽是花船,环境却十分清幽素雅,书桌笔墨,一应备齐,是二皇子高雅清淡的一贯作风。

范闲拿过烈酒便大口的喝起来,试图用酒来浇淡心中的痛苦与愤懑。他自认为已跟二皇子推心置腹,滕梓荆之于他,如同谢必安之于李承泽,不仅是侍卫,更是最忠实的同伴和朋友,然而滕梓荆却为救他,被来自敌人背后的的阴谋害死。范闲记得自己说着说着就哭了,到后来简直是涕泗横流,不知所言,只隐约还记得他说他要找出那个幕后之人,杀了他给滕梓荆报仇。当时李承泽好像并没有说什么,只轻颦着眉,一直宽慰他,与他一起喝着酒。范闲醉得厉害,也没有看清李承泽的表情。却没想到,原来他就是这幕后之人!

范闲的眉下笼罩着一层阴霾,眸子里如万里寒冰般冷漠,又像燃着怒火的火光,在霎那间就能将一切都燃尽。李承泽啊,你这招实在太妙,就连我都被将了一军,还笑我看不穿,甘愿被你骗了啊。“好呀,好你个李承泽”范闲的声音从嗓子中低吼出来,双拳紧握,脸上因怒气被涨得通红,眼里充斥着被背叛后的失望与愤怒。“为什么”低声呢喃着,为什么你要杀我。范闲此刻就如同一个被信任的人骗了糖的小孩子,满腔的怒火不知何处宣泄,也不能宣泄。此刻,他只能忍着,等回了庆国,亲自去质问李承泽!

李承泽,好一个不谈国事谈风月,我范闲真心待你,视你为好友,你如此回报,。

怒火逐渐平复下来,范闲又隐藏起所有情绪,恢复到原来的冷静,不忍的看着沈重跪下,答应了他的请求。

带上受伤的沈婉儿,回庆国的途中,范闲这一路思考了很多,他宁愿想起陈萍萍,想他的神秘莫测,心狠手辣,想起庆帝才是他的亲生父亲,想到他其实是作为皇子的身份,也不愿想到李承泽,虽然他不想承认,但也着实让他感到伤心和背叛,甚至比滕梓荆的死还难受 ,范闲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或许是他第一眼见到李承泽就有种惊为天人,如贾宝玉初见林妹妹的感觉。回去后,范闲决定第一件事就是问李承泽,为什么要杀了他。



李承泽强作镇定一路回到了自己的府中,一进到房中,便卸下了伪装,他是极为怕疼的人,却也从不在他人面前表露出来,除非是真的疼极了,甚至能体会到将死的感受。从小到大怕也只有年少之时在冬日跌进那快结冰的湖中,那一刻他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死亡的威胁与绝望,从此他便怕了。李承泽勉强的坐下,身体微微抖,吩咐在一旁的谢必安赶快去拿碗药来。他定定的看着桌面上,仔细感受着来自身体细密的疼痛,还好,也还能忍受,不知范闲去北齐的这一路上会不会受伤,会不会像他这么疼,罢了。李承泽想,自己还是担心他的。

谢必安拿着一碗汤药,放在桌子上。李承泽眉头微皱,幽叹道:“这药的味道,无论闻多少遍,还是令人作呕啊。”“殿下,您何必...如此受苦”谢必安几乎是将后面的话从嘴中憋出来的,眉头紧皱,一脸深仇苦恨看着自己殿下。李承泽虽嫌弃这药味太浓,还是一口气喝完,再漫不经心拿了一颗蜜饯放在嘴里去去苦味。“必安,我不是说了吗,不必再提,将来之事,我...自有谋划。”规劝抚慰的语气从李承泽口中而出,不由得让人放心下来,相信他已胸有成竹,百般把握。

然而心中却是惶恐不安,他知道,范闲这一去,凭他的聪明才智,必然会查出他与长公主勾结谋利之事,更遑论私养军队这样谋反的大逆之罪。况且,范闲一直为滕梓荆的死耿耿于怀,誓要严惩真凶,如今他只是认定了长公主,而林珙已死,那么,当他知道了李承泽和长公主的关系,接下来便是他了。只是不知道范闲会怎样报复回来。无论如何,在这一点上,李承泽内心是无比清楚并且相信的,滕梓荆便是他和范闲之间的一条鸿沟。只要范闲知道了这一切,他一定会阻止自己夺嫡,那么,他们便只能不死不休!李承泽幽深的眸子里显露出决绝与坚定,只偶尔捕捉到几丝挣扎与痛苦来。身体的不适还在持续,李承泽静坐了会,终于觉得累了,递给谢必安一个安心的眼神 ,便上了床榻静卧休息。谢必安还想再说些什么,却也不知如何劝自家殿下,只能先遵守命令在门外守卫。不过他倒是清楚了一点,自己更加厌恶范闲了。


空旷无人的大街上,只一座临时建起来的亭子轻巧地伫立,一身穿暗红华服的男子脱了鞋袜,蹲在案前,他面目生的清秀可人,又自带威严气质,左侧的一道刘海垂下来,遮住了半个眸子,仿佛使人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此刻,他正津津有味看着一本书,又不时的从案上摆的高耸的果盘里拿出一颗颗晶莹剔透的葡萄,快速放进嘴里,一边吃着葡萄还不忘赞叹书里的精彩。书本遮住了他脸上的大部分,只露出消瘦尖削的下巴,看起来苍白而动人。

范闲从远处走进,看着二皇子又一次清街摆出的大场面,不禁心底悱恻这二皇子确实是骄奢淫逸,摆足了皇子的势头。随着范闲的走进,那席地而蹲的男子抬起头来看了看范闲,清瘦白皙的脸上没有什么血色,似是才大病初愈。一双幽深而灵动的眸子直直盯着范闲,“见过婉儿了?” “殿下这是在做什么?”范闲表示默认,二皇子一边提起酒壶给自己和范闲斟满,一边说道:“这不是等你吗,只好于此处搭了个亭子。”一见范闲要去动那支撑的柱子,“别动,这是临时搭建的,不够稳固。”范闲见状默默缩回了手,携起衣服的下摆与二皇子相对而坐,端起斟满酒的酒杯喝了一口,不由感到奇怪,“殿下,今日这酒相较往日怎么寡淡了许多?”李承泽听到这句话,正低着头,眼底忽然闪过万般的无奈悲哀,眼中的情绪快速消失,抬起头来又是一派风轻云淡。“哦?是吗,天气转冷,犯了旧疾,因而如此。”范闲看出李承泽有些纠结烦恼的神色,却也不好问出口,只能略微关心。“那殿下要好好保重身体呀,等我从北齐回来后,我们还能谈谈风月。”说着向李承泽故作调皮的眨了个眼。李承泽心里猛的一痛,内疚和痛苦在内心不断的挣扎着,最终还是归于消灭。面上仍平静如水,还能大笑着答应他。“当然,本王就在这,等着你平安归来。”眼中流露出的,仿佛是看到范闲平安归来时的真心喜悦。范闲见今日二皇子与以往似有不同,却也说不上是哪里有区别,只能在心里想着可能是他对我出使北齐暗有担心罢了,不必多思。刚想着认真看着李承泽与他说一些宽慰的话,李承泽突然站起身,轻扶着腰,“好了,话也说完了,就该走了。”说着一边穿了鞋一边向亭外走去,“一路平安”,李承泽就这样头也不回的走了。范闲正感到奇怪,这今日的李承泽比以前冷淡啊,像是要跟他远离似的。哎呀,不管了,范闲看这桌上的水果尚还新鲜,便拿起一个来吃。亭子四周的人这时蜂拥的围了上来,一齐开始拆这临时组装的亭子,吓得范闲赶忙多拿了几个水果,逃出来了。他就眼睁睁的看着这亭子轰的一声倒下,仿佛是在象征着什么,范闲心里还是有说不出来的奇怪的感觉,行吧,多思无益,反正李承泽没什么要害我的。

明天考完试回家,但是最后一晚我为什么要肚子痛,凄凄惨惨戚戚!!